12 宝石(上篇)

 

黑手套女孩

12 宝石(上篇)

2021-02-27鸡排ZOPN阅读:80

      深夜,南曦蜷缩在某家网吧的椅子上,双眼无神的盯着电脑屏幕。网络上的各种消息错综复杂,真假虚实难以捉摸。南曦只得仔细分析看到的每篇文章的细节,来判断其中的内容是否可信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天国勇者被魔族附体……哼,又是个瞎编的……”南曦站起身,活动了下肩膀,“这年头人气真好骗啊,随便写点什么有爆点的东西都能有这么高的点击,也没几个人关心是真是假……”

      嗡——手机再次响起,显示是阿斯科坦侦探。南曦犹豫了一下,已经无视了好几次,再不接的话他恐怕会开始怀疑。于是南曦拿起了电话:

      “喂?”

      “哎呀你总算接了。睡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。”

      “在外面过会不会很不方便啊,吃得好么?”

      “谢谢关心。你有什么事?”南曦已经有点不耐烦了。

      “额是这样啊,我之前想请你帮个小忙,结果还没来得及说你就离开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啊。”

      “作为报答,我会提供一些你感兴趣的线索,关于你小时候那些事的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你确定?”南曦有点意外,但还是保持着警惕。

      “是,我把位置发给你,我等你过来。”说完对方就挂了。南曦看着发过来的地图坐标,心里有点忐忑,对方还真是个会利用别人弱点的人,竟然拿出这种条件来钓出自己。实在难以平复心中的好奇,南曦收拾了一下东西,决定去看看。

 

      到了预定的地点,南曦发现这里是一片很荒凉的水泥柱群。岛上为什么会有这种地方?又往前走了一阵,南曦看到阿斯科坦站在一扇巨大的金属门前。

      “不好意思啊~”阿斯科坦还是那么客气,也是如一的语出惊人,“不用这种理由恐怕你不会出来……是有人要求你远离我吧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……”南曦尽可能快的转移话题,“你说的线索,是什么啊?”

      “你看看这份差旅清单吧。”阿斯科坦递给南曦一张纸,上面列出了某年某月前往南曦家乡洛可辛聚落的天使名单。南曦一眼便看出了这是她生日之后不久的日子,而名单里……赫然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:奥瑟顿。

      “这是……”南曦抬起头,“师父当年也来过我家乡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算是个不错的线索了吧?”阿斯科坦得意的推了推眼镜。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南曦无奈的收起纸,看着阿斯科坦,“说吧,让我帮什么忙?”

      “就是这儿啦~”阿斯科坦指了指身后的铁门,“这个地方,连着很少有人去过的迪维纳岛一层的地下区域。”

      “地下区域?”南曦看了看四周,“可这里是3层啊?”

      “没错~”阿斯科坦轻轻跺脚,“这里的下面,是支撑这一层的立柱。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!”南曦很快明白了这种结构,“难道,这里面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没错哦~”阿斯科坦神秘兮兮的说,“平时这些区域都有天使卫兵把守的,今天不知怎么运气特别好,正好这会儿没人~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这是准备进去么?”南曦有点后怕,“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啊?!”

      “我调查东西可不管这些哦~”阿斯科坦抽出自己的金色手枪,“哪怕这是个陷阱,我也要进去看看,因为我就是象征‘探知’的天使!”说完便开始用力推门。南曦见没法阻拦,也上去帮忙:

      “……上次……你身手不赖……万一有危险……可得……保护我啊!”

      “那……不是……理所应当……的么!”随着一阵滑动声,金属门应声而开。里面似乎是一个电梯道的模样,但电梯并不在这。南曦抽出弯刀,拿出阳炎晶体,释放了一根光绳出来,两人抓着绳子向下滑去……

      嗖的一声,一个黑影也跟着跳进了电梯井……

 

      下落了许久,两人终于来到了底部。阿斯科坦丢出几根照明棒,照亮了四周。这里的结构如同钟乳洞一般,深邃得看不见边际。从地面厚厚的灰尘来看,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出没过了。阿斯科坦作为天使,出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测一下这里的地狱魔能强度,他拿着检测仪晃了半天,然后放心的收了起来:

      “啊~这里很干净。”

      “然后呢,我们要去哪?”南曦看着四周的一片漆黑,“完全不知道这下面有什么啊!”

      “哼哼~跟我走~”阿斯科坦打开了一个闪着绿色荧光的目镜,“最近一层的骚灵现象加剧了,多数证据显示这些震动来自地下。所以我们就先调查游魂气息最浓的地方!”

      “啊?!”南曦有点害怕,她也有看过不少消息,“骚灵……不是有时候会变成怪物么!”

      “没事~”阿斯科坦玩弄着手枪,大步流星的走着,“没有什么是这一枪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就再来一枪~”

      “你等等我啊!!!”回音飘荡在广阔的地下空间,两人就着一点点的光亮,慢慢走入了无边的黑暗中……

      嗖!布匹摩擦空气的声音再次响起,这回十分的近!两人听到声音立马停住,拿出各自的武器摆好架势。阿斯科坦警惕的观察四周:“哼,我们在明处,敌人在暗处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噫!是……是游魂么?!”没见过这阵仗的南曦还是有点紧张。

      “怎么可能,这是活生生的魔族啊~”阿斯科坦撇嘴笑笑,“如此我更相信这下面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——”

      轰隆!!突然头顶传来爆响,紧接着一阵冲击波由上而下企图压倒两人,阿斯科坦眼疾手快的将南曦推向一旁,上方的几块巨大的钟乳石落在两人刚才站的位置,卷起了巨大的烟尘。南曦慌忙爬起来,可眼前尽是尘土,迷住了视线。南曦听到巨石后传来打斗声,摸索了半天终于来到了巨石另一边,可刚露头,明晃晃的银光便闪过眼前,划破了空中的烟尘。只见阿斯科坦轻巧的闪躲着空中飞舞的银光,顺势掏出手枪不断反击。银光的来源——那个黑影则在上下的钟乳石之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上蹿下跳,时不时还冲到阿斯科坦附近发动强力的近战攻击,阿斯科坦拿着手枪和放大镜抵挡,冒出了明亮的火星。火星照亮了黑影那条似曾相识的围巾,于是南曦喊出了声:

      “这是……朣?”

      “哦,你还记得我啊~”朣的声音在上空忽远忽近,“我还以为消失了一段时间,你都忘了我呢~”

      “快、快住手!”南曦喊道,“你先听我们说!”

      “不听!”朣显得很不耐烦,“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!居然把守卫都撂倒了,真是闲得慌!害得我还得加班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什么?!”南曦听到了出入的内容,连忙转向阿斯科坦,“喂!你不是说今晚没有守卫么!”

      左躲右闪的阿斯科坦回答得有点吃力:“我……都……搞定了……自然……就没了……啊!”

      由于分神,阿斯科坦被空中飞舞的钩针戳中了一下。朣也总算从钟乳石之间跳了下来,穿着的还是那身深红色的忍者装束。她走到阿斯科坦面前:“说,自己出去还是我送你们?”

      “你、你别激动……”阿斯科坦开始缓兵之计,“这底下……究竟是——”

      噗!嚓!又有两根钩针扎在了阿斯科坦身上,他吃痛跪倒。朣毫无怜悯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无权知道!这里是我们魔族人的责任区域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你们是跟谁说好了的?加百列?还是乌利尔?”阿斯科坦不依不饶的问着,南曦知道朣的厉害,虽然最近吐真法术的效力已经弱了,但她完全没做好和朣正面对决的准备。这时朣突然转向南曦的方向:

      “你又是被他骗来的吧?赶紧回去!这家伙这次就交代在这了!”

      “不、不行!”南曦尽量稳住呼吸,“我们这就撤!侦探先生,我们——”

      “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回合啊~”阿斯科坦忽然慢慢的站起身,从怀里摸了个发光的球出来,“还没……完呢!”

      “什——这是?!”朣这才发现阿斯科坦手里的居然是一团压缩的圣魔法!还没来得及反应,阿斯科坦已经引爆了球体。只听一声清脆的爆鸣,无数闪光的细丝在整个地下空间弥漫开,照亮了很远的地方。南曦连忙举起手臂挡住自己:“我的天这也太乱来了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强光之后,朣不知是躲起来了还是中招了,总之暂时不见了踪影。阿斯科坦拖着受伤的身体慢慢走到南曦身边:

      “哈……不好意思,今天……恐怕只能回去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没想到您还藏着那种东西……”南曦知道刚才那个魔法球想压缩得如此完美,需要很高超的法术技巧,阿斯科坦确实很有本事。她扶着阿斯科坦,走回了电梯间。升降机在这,于是南曦试着扳动拉杆,平台开始缓缓上升。

      “哈……”阿斯科坦长叹了口气,“来啊,给一点~”

      “啊?哦……”南曦这才反应过来,开始给阿斯科坦释放天使用的疗伤魔法。阿斯科坦让身体放松下来,看着四周缓缓下降的墙壁,感叹道:

      “哈,这下面果然有东西~这趟没白来啊!”

      “这里的守卫是魔族么?你没把他们怎么样吧?”南曦问。

      “没有,我就整了些好喝的给他们,很轻松的就搞定了~”阿斯科坦露出轻松的笑容,“刚才那个也只是驱散法术,以那小姑娘的身法,肯定早就躲起来了~不到万一,我是不会真的动手的~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南曦开始有点犯嘀咕,这位侦探看起来挺正常的,也富有冒险和献身精神,为什么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,或者觉得他性格有问题呢?思考的间隙,阿斯科坦开始说起一些过去的事:

      “唉,上次受伤已经是很久之前啦……别看我现在过得挺自在,以前可是比你还辛苦啊~刚上班那会儿,大家都不太喜欢跟我一起出任务,因为最后总是被我抢了风头,结果他们都不帮我了,结果有一次差点被游魂给带回老巢去,哈!”

      “额呵呵……”不太习惯听自言自语的南曦勉强应付。阿斯科坦继续说着:

      “……以前我也处理过不少骚灵的案件,大家都叫我‘骚灵铲除者’。之前也说过,我就是冲着骚灵的事来交辉城的。魔族的事情也很让人在意,这两个事件是紧密联系在一块的,我会不会最后发现迪维纳岛的秘密呢!”阿斯科坦突然转向南曦,很自然的问道:

      “如果沙利叶现在和魔族直接合作,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啊?!”南曦听到沙利叶的名字忽然一惊,阿斯科坦居然能说出这个名字,恐怕他也做了不少的猜想。于是她便继续试探:“我不太清楚啊……那种统御天使我平时也接触不到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呵,搞不好你小时候就见过她的~”阿斯科坦又拿出一张纸,上面已经有了个窟窿,“谢谢你今天帮忙了,我就把情报全数奉上吧~啊呀已经破了啊……”

      南曦接过纸,依然是洛可辛的差旅记录,这张的日期在南曦的村子被卖的那天,人名一栏正好被戳了个洞的地方写着:X利叶

      “!”南曦惊得差点掉了纸,她茫然的看着阿斯科坦:“这上面的……都是真的?”

      “我托圣域的人查到的,不会有假。”阿斯科坦耸耸肩,“但就像你说的,现在她已经是统御天使了,我可还没有能耐到直接捉拿她的程度。”

      “这也只是推理吧?”南曦默默看着侦探,“这上面就算有她的名字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是的。”阿斯科坦点点头,“所以我需要那个决定性的证据,包括这次的失忆事件。只要有了那个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动机……么?”南曦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     “没错!她这些年做的事情,究竟是为了什么,对天国是有利还是有害,只要弄清了这个,她会主动站出来解释的!”

      “行啦……您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,别激动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没事!刚刚那都是小伤!等下次我还要……哎哟!”

      平台缓缓上升,声音渐渐远去……南曦觉得有必要和克丽缇娜确认一下,阿斯科坦究竟哪里不对劲了,他由内而外散发着干劲,这气场甚至感染了南曦。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