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 遗忘(上篇)

 

黑手套女孩

10 遗忘(上篇)

2021-01-30鸡排ZOPN阅读:76

      “哦哦你看那边!”

      “是克丽缇娜!”

      “哇那是什么车,军队的么?”

      还在上课期间,靠窗一侧的学生就在一个劲的骚动。南曦也被引得向中庭方向张望:那是……军用越野车?克丽缇娜在那边?

      “安静!!!都给我坐好了!!!”牛老师一个劲的敲着讲台。

      下课后,南曦收到了琳达的信息,两人在中庭碰面了。

      “你刚刚是室外课?”南曦问。

      “对,我们一帮人在旁边都听到了。”琳达指着刚才停车的地方,“克丽缇娜好像要离校一段时间,她上了车就走了。”

      “离校?”南曦考虑了一些可能性,“是圣域出什么事了?还是说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就是那个啊!”柯鲁娜从后面凑了过来,“天使要员德兰特失忆事件!我本以为圣域会派人来调查,结果居然让克丽缇娜直接顶替他父亲!”

      “这么厉害的?!”琳达瞪大了眼睛看着柯鲁娜,“学姐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     “上次在校门口发手册之后,我们就成了朋友了~”柯鲁娜叹了口气,“学校里的东西她其实早学完了,来这上学只是走个形式。你们忘了之前的枫烨引起骚乱的时候,她那凌人的气势了么,和她爸已经不相上下了!”

      “哈……”南曦默默点头,“她确实很强……所以说失忆的事件正式开始调查了?”

      “嗯哼!而且啊,我已经把灵魂记录学教科书一晚上就看完了!你们现在有空没?跟我去一下那边吧!”柯鲁娜也不等其他人回答,自顾自的就走向功能楼。南曦和琳达无奈的耸耸肩,跟了过去。

 

      两人跟着柯鲁娜,来到了那天追踪朣来过的灵魂记录学教室。不同的是,今天房间里灯光通亮,中间带椅子的仪器也在运作着。

      “南曦,你坐在中间吧。”柯鲁娜随手指挥着。

      “啊?我?”南曦有点小紧张,“这个机器……是干嘛的?”

      “记忆结构分析仪。”柯鲁娜在讲桌边的控制台操作着,“放心,它只能显示记忆的结构,并不会读取里面的信息的。”

      南曦坐在了椅子上。随着柯鲁娜启动程序,一道光从顶部的晶体射出,照在了南曦的额头。不一会儿,一个错综复杂的立体图像便显示在了一旁的全息显示器上。

      “行了南曦,你可以过来了。”柯鲁娜一副老师的模样,拿着教鞭指了指这个树一样的图形,“这个就是仪器分析出的记忆结构图了,这些盘片就是各种各样的记忆,它们被分在各种各样的逻辑回路上。南曦的记忆很完整,下面来看一下这个!”

      随着图像切换,南曦和琳达看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场景:逻辑回路断裂,盘片残缺甚至完全粉碎。柯鲁娜指着这个图像:“这个是素材图,记录了一个因头部受了重击而失忆的人的记忆结构。”

      “好惨呐……”琳达看着图像,“这还能恢复原样么?”

      “想恢复如初恐怕很难了。”柯鲁娜摇摇头,“但只要通过重塑逻辑回路,有关联的碎片也能逐渐的恢复成盘片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还挺好懂的。”南曦看着图像,然后问柯鲁娜,“那德兰特的失忆,会和这个不一样么?”

      “不好说,想拿到他的记忆结构图很难啊。”柯鲁娜低头看着讲台上的书,“我爸他估计,这种失忆多半是某种力量干扰的。天使虽然有类似的法术,但都被严格管理,禁止随意使用。现在又说不是魔族人干的,那还能是谁干的?”

      “总不能是天国勇者吧?”琳达开玩笑的说着,“他们都是上苍选中的人,应该不会做这种背叛天国的事吧?”

      场面顿时安静,琳达不经意间说出的东西,总是那么令人震惊。柯鲁娜摇摇头:“琳达,这种话可不能乱讲啊!”

      南曦也趴在桌上,停止了思考。这起失忆事件过于神秘,凭目前自己的能力没法处理,只能交给社会人士解决了。

 

      话虽如此,可过了几天,南曦还是接到了一通意外的电话。

      “喂?”

      “南曦,是我,克丽缇娜。”

      “哎?!”南曦拿下手机,看了看屏幕上的陌生号码,手机那头还在继续讲着:

      “我是用公用电话打的。你下午找个时间出来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能说一下详情么?”考虑到克丽缇娜最近的动向,南曦猜到会是和失忆事件有关的事情,但——

      “……我们需要你到魔族那去私下询问一些事情。”街角的露天咖啡厅,克丽缇娜穿着一件高领的风衣,头埋在衣领之间,显得有点神秘兮兮,“调查期间,我们发现了一些线索,这个不便公开,你只要知道凶手不是魔族人,但和魔族人有来往就行。”

      “和魔族人……有来往?所以那位官员失忆果然是……?”南曦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嗯,这是一种比天国的记忆管理法术更精细的技术,很可能来自地狱。”克丽缇娜简单的说着,“受损的灵魂在地狱需要重铸,魔族人会用某种法术将一些东西从记忆里抽走。”

      “地狱……”南曦完全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光景,还想继续追问时,克丽缇娜已经从椅子里站起:

      “我得赶快回去了,这种时候,天使要是公然调查魔族,势必影响岛内稳定。”克丽缇娜用信任的目光注视着南曦,“所以,能帮忙去你之前有交往的几位魔族守卫那,问问相关情况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行,那我问到之后要怎么联系你?”

      “3天后,同一时间,我会在这等你。拜托了。”克丽缇娜说完便直接离开,只留下还在消化信息的南曦。克丽缇娜看起来很忙,也有点焦急。不知他们究竟调查到了什么,眼下还是抓紧时间配合她比较好。

 

      走在路上,南曦的脑子里依然全是最近发生的事件:又是和魔族有来往的人,克丽缇娜也没说明是普通人还是天使,但可以证明的是,这种力量离开了魔族也能使用。那岂不是非常危险?“从记忆里抽走一些东西”这个说辞也很含糊,记忆里有什么?那位官员被抽走了什么,才会忘了此次出行的目的?越想问题越多,南曦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站在了前往那片练习场的小巷口——

      “啪嗒!”

      一个冰凉的触感,忽然戳了一下南曦的后颈。她顿时一个激灵,连忙抬头看去。原来是上方一根露出的水管,正在朝下滴着水,正好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可这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不知为何弥漫了她的全身,南曦看着自己的手脚都开始颤抖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:

      “……哎?我这是……在发抖?”

      再次看向那条熟悉的小巷,一种陌生感扑面而来。四周的颜色开始暗淡,变得冰冷,南曦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某种梦境一般,四周的景物充满了异样的感觉。但她可以确定的是,此刻自己的脑筋还是清醒的,意识也是正常的,只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需要时间来缓一缓……

      “奇怪……这到底……是怎么了……”南曦无力的倚靠在墙边,过了几分钟才感到体温慢慢恢复。她重新振作起来,拼命甩了甩头,但完全没感到任何晕眩和不适。再次环顾四周时,除了刚才那种异样的陌生感,其他的事情她似乎都能想的起来。

      “我……要去找那些魔族人,问一下他们法术的事情……嗯……对,没问题。”确认自己没有失忆之后,南曦拔出了弯刀,开始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向前走。

 

      再次站在那扇铁门前,南曦不知为何停下了动作。她很想抬手敲门,身体却没有反馈。于是她一遍一遍的挣扎,汗都从额头渗了出来:

    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敲不了那扇门?我究竟是怎么了?给我动起来……动起来啊!!!”

      挣扎到一半,铁门忽然传来了开锁的声响。门缓缓打开,吱嘎的摩擦声今天听起来十分的刺耳。只见兰迪从门里慢慢走出:

      “……哎别怕冷嘛!这种时候就该多活动——哎?”

      刚出门的兰迪,看着门外姿态有点扭曲的南曦,两人就这样无言的对视了将近10秒钟。看到场面僵住,兰迪先开了口:“南曦?你——”

      而此时南曦的脑中,已经炸开了锅:

      灰色皮肤……尖耳朵……白色头发……红色眼瞳……灰皮肤,尖耳朵,白头发,红眼瞳……灰皮肤尖耳朵白头发红眼瞳灰皮肤尖耳朵白头发红眼瞳——

      “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”随着一阵凄厉的尖嚎,南曦忽然拔腿就跑,兰迪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像见了鬼一般瞬间就没了踪影:

      “今、今天这是咋啦?”

 

      深夜,南曦依然蜷缩在宿舍的一角。今天的遭遇实在是太离奇了,慌乱了好久她这才稍微冷静了一些。仔细回想着后颈那阵刺骨的寒意,和见到魔族之后自己的状态,南曦确信自己中了某种诡异的法术,也意味着自己和克丽缇娜见面时就已经被盯上了。此时的她反倒是更担心克丽缇娜的安全,于是拿出手机,试着拨通了对方的电话。

      “您好,此号码当前未开机,请稍后再试……”看来克丽缇娜为了参与这次保密的工作,已经上交了手机。想告知她这件事,只能等三天之后了。

      南曦慢慢打开房门,此时已经过了熄灯时间,宿舍楼内一片寂静。她趴在扶手上吹着风,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一些。但在回想起那天朣站在自己屋门口的那个瞬间,她还是条件反射般的打了个激灵。南曦很确信自己从未如此害怕过魔族,但这种反应好像就是某种条件反射般的刺激,使她不由自主的害怕,愤怒,惊慌。

      “该死……这到底是什么法术……”南曦靠在墙边,懊恼的抓着头发,“明天得去重新查一下记忆结构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于是次日,学生会全员再次集结在了灵魂记录学实验室,包括前一天不在的枫烨。

      “你昨天上哪去了,怎么一天都没见人呢?”琳达调皮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啊,家里有点事情,请了个假。”枫烨似乎有点漫不经心,随口回答着。

      南曦的扫描结果再次显示出来,柯鲁娜将两次的图像重叠对比,然后拿着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:

      “嗯……有新增是很正常的,但是没发现哪里有残缺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也就是说,我的记忆没有受损么?”南曦在一旁也在观察图像。

      “从结构上来说是这样的,但是更深层的东西……恐怕得让我爸来看才行了。”柯鲁娜摊摊手,“毕竟只有他们拥有从业资格证的人才能去检索灵魂的记忆。南曦你过来。”

      “嗯?”南曦刚把视线从图像上挪开,就看到一个魔族的全息图像,顿时整个人像弹射一样的就蹿了出去,“噫呀!!!”

      “哇这反应……”枫烨在一旁吐槽,“这比半夜看到游魂被吓的还狠啊!”

      “南曦你没事吧?!”琳达连忙过去扶起南曦,“魔族有这么可怕么?!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我也不想这样的……”南曦喘着粗气,“但是……就……发自内心的想逃走,你知道这种感觉么!我甚至一想起自己当时和魔族靠的那么近都害怕得想哭……咿咿……”

      说着南曦趴在琳达怀里就开始哭了起来。柯鲁娜摇摇头:“这……这下可真难办了,比起记忆,我觉得这是某种感情被法术干涉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感情……”南曦一边抽泣着一边站起来,“对哦……我之前什么都不怕的,但突然就这么怕魔族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还是告诉老师吧?”枫烨也有点担心,“再这样下去我们还怎么敢上街去玩啊?”

      “嗯,就这么办。”柯鲁娜来到南曦面前,“明天你也请个假,跟我去我爸那边看看吧。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