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 寒风中的老人(上篇)

 

黑手套女孩

09 寒风中的老人(上篇)

2021-01-16鸡排ZOPN阅读:98

      “南曦!去上课啦~”琳达敲着南曦的房门。门打开,南曦穿着长袖线衫走了出来:“嗯,来了~”

      琳达仔细一看,南曦的手是裸露的,没有像往常那样戴着手套。刚想开口问,南曦便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考完试,我得先出趟远门,需要大概一周时间。”

      “哎~是……去修手套么?”琳达直接问道。

      “破一两个小洞还好说……哎……”南曦摇摇头,“真是败给她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没关系的,南曦。”琳达看着南曦,“迪维纳,哦不交辉城现在很和平,我们作为主导和平的一方本来就不该出手的嘛~”

      南曦继续走着,没有说话。

      “……难道不是么?”琳达跟上去,拽拽南曦的袖子。

      “啊,你说的没错……”南曦停下脚步,“我只是……在想别的事情……哎今天开始总复习了,我可不想假期被强制留在学校里练魔法。”南曦从口袋里拿出仅剩的一只黑色手套,“有一只手,也能参加考试了。到时陪我练习吧,琳达~”

      “好呀好呀~”琳达见南曦不再闷声闷气的,自己也开心了不少。两人谈笑着在走廊上走远了。那天的事情后,南曦被阿斯科坦送回了学校,包扎了伤口。临走时,阿斯科坦让南曦别再出面,剩下的事情自己来调查。没有了手套,南曦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要求。正值即将期末,考试项目繁多,这两周的生活显得很平淡,但也很充实。

 

      “……总之呢,我也询问过校方的意见了,”阿斯科坦在电话里说道,“魔族那边我已经找到了能说上话的管理层人员,他们表示会进行内部筛查,然后尽快归还书的。你看这样的结果能接受吧?”

      南曦边听边默默点头,这位侦探真的很专业,也很可靠。自己那天要求出面,简直是在拖他的后腿。但既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对方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,那姑且只能先这样了:“谢谢阿斯科坦侦探了。那么费用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哎不用给啦~”阿斯科坦很豪爽的说道,“这次的事件给了我一个能够密切接触魔族的机会,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回报了!”

      “啊?”南曦有点意外,“您……很想了解魔族么?”

      “是啊。”阿斯科坦很坦然,“你住在上层可能不知道,迪维纳岛一层一直零星的出现骚灵现象,就是游魂导致的异常震动。我其实就是得知这件事之后,才来迪维纳工作的。这座岛来自地狱,能让如此庞大的岩石漂浮在空中的技术,天国可没有呢~所以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……是这样的么……”南曦仔细一想,这个问题自己从来没注意到。和天国大陆不同,迪维纳岛的底部并没有任何固态云的支撑,它是怎么平稳的漂浮在空中的呢?恐怕只有当时制造这座岛的魔族人知道。如此一来,了解魔族人就变成了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!

      听着电话里的阿斯科坦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听不太懂的东西,南曦只好先轻轻捂住手机的下半,然后看着窗外飞驰而去的景色。这里是天国纵贯线东部段,列车从岩盘带东端的晨曦市出发,终点站是大陆东南部的湿地峡谷地区的虹云市。列车目前时速540Km/h,还有半小时就要到站了。感觉站得有点腿酸,南曦轻声的打断了阿斯科坦的叙述,然后简单的告了别,回到了车厢内的座位上:

      “魔族……”南曦托着腮帮,看着窗外的景色喃喃自语,“究竟为什么要来天国呢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冬天的虹云市,本来就经常烟雾笼罩的天空显得更加阴沉,街边处理污水的工人也换上了加厚的防护服。高耸的大楼间依然穿梭着浮空轨道车,交辉城用的也是这种型号的轨道车在各层之间往返。穿过了熟悉的地下街,拐进更深处的地道,南曦来到了伦纳的小店。

      “哎呀……”伦纳心疼的掂量着手套,“啥玩意给整成这样?你跑到刺球草丛里打滚了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……”南曦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我和一个魔族刺客交手,她用钩针给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等等……”伦纳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“钩针?”

      “是啊。”南曦抬起眼,看着伦纳从桌肚里掏出了一根东西:“是这个吧?”

      南曦连忙走过去查看,还真的和朣用的钩针很相似,她连忙问道:“这个是哪来的?”

      “前两天有个熟人拿这个过来找我,要我查一下出产地什么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不是叫阿斯科坦!”南曦一巴掌拍在桌上,她早已明白了一切,“有查到什么吗?”

      “哎你冷静点……”阿斯科坦后退了一步,“这是私底下的交情,我没法说太多的……而且……这个跟你也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有关系!”南曦直截了当的说道,“我委托他去调查事情的,他可没跟我汇报自己来过这!”

      “可……”伦纳犯了难,“哎我就不该提这个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说啊!”南曦咄咄逼人。

      “这……可不像个来拜托定做东西的客人样啊!”伦纳都快哭出来了,“要不是那老头子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少说我师父的坏话!这是我的事情!”南曦再次拍在桌上,“这样,我换个问法,他有说钩针是怎么来的么?”

      “说、说了……”伦纳点点头,“说是从你身上取下来的,上面还沾着点灵质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原来是那根……”南曦确认了来源,“那有查到什么吗?”

      “这个真不能说啊!”伦纳开始哀求,“随便泄露情报是要受罚的!”

      “你跟他关系这么好的么?!”南曦十分愤怒。

      伦纳委屈的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 “好……行……”了解到一定程度的情况后,南曦摊了摊手,“帮忙再做两副吧,尺寸还是原样。”

      “早准备好了……”伦纳从柜台下拿出袋子,“你每个月都会来一次,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,就提前做好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……那谢啦~”南曦拿过袋子,扭头就想走,但走了两步又回过身,“老板,你觉得我得怎么抵挡钩针呢?”

      伦纳看了看柜台上丢着的钩针,又看看南曦:“就……赶紧躲开呗?”

      “嗯~不。”南曦摇摇头,“我刚刚才想到,应该尽管的让她来钩!”说完便走开了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啊?”伦纳看着离开的南曦,挠挠头,“这孩子,怎么只对打架这么来劲……以后还怎么嫁出去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对了伦纳大叔!”话音未落,南曦突然又跑了回来,伦纳连忙转过身去假装忙东西,然后尴尬的转过头:“啊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不知道您有没有……别的德莱奇浊胶护具呢?”

 

      一间只投进几缕微光的房间,昏暗的灯光照亮了半边的座椅。座椅上的人合上桌上的书,神秘深邃的男声慢慢飘出:

      “圣女……浊胶……噪音山脉……警世巨坑……有意思。”然后他对着前方的黑暗大喊道,“27号!”

      随着一丝微弱的布料摩擦声,一个矮小的身影嗖的从气窗窜进屋内,半跪在座椅前:“老大,什么吩咐?”

      “书我看完了,把它还回去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啊?!”微光照亮了半边脸庞,这位27号就是朣,“我、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书搞到手,还得还回去?!”

      “哼,少来这套!”座椅上的人冷笑道,“以那天的安排,你根本不可能出事的。今天就 把书还回去,然后替我带句话!”

      “还要带话……”朣低着头嘟囔着,“真是麻烦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告诉他们:角色塑造还行,就是伏笔少了点。”

      “???”朣歪着头,半天没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“这、这本书不是大事记么?”

      “如实传达!”

      “是!”见被自己称为老大的人没有回答的意思,朣只得上前接过书,揣进怀里便再次一个闪身消失了。

 

      窗外下着雨,回到学校的南曦穿着雨披走在长廊,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抖着身上的水:

      “……啊?又涨价啦?那工资呢?……哦好吧。妈,天冷了,你们出门要小心结冰啊!”

      “放心吧!”电话那头是南曦的母亲,声音温柔亲切,“你也是啊,岛上会不会风很大啊,可别给吹感冒了!”

      “没事,这里有特殊的装置会调整吹进岛上的风,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!”

      “这么厉害嘛~哦对了,南曦,你师父最近说要去看你,应该已经快到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啊?”南曦听了一惊,“师父?这大冷天?从那么远?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”南曦母亲边回忆边说,“好像说是什么,他们天使有专门的……什么工具,我没记住。总之他要是到了,你一定要好好接待一下啊!”

      “是是是,他老人家要是来了我肯定——”南曦走出楼梯,刚拐上走廊,整个人都僵住了,“妈,我这有点事,先挂了……”

      南曦将手机放下,面前不远处,在自己宿舍门口赫然站着的,不是别人,正是魔族女孩朣!此时朣正趴在长廊扶手,若无其事的翻着那本《魔族战争大事记》,看到南曦来了,便合上书伸了个懒腰:“哎~呀!你终于来了~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会在这?!”南曦十万分的警惕,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对付朣的想法,但完全没练习就再次遇到了她,而且是在自己房间门口!

      “来还书啊……”朣转过脸,无奈的说着,“哼,真是个无聊的差事。接着!”

      南曦接住了朣丢过来的书,然后发现朣已经爬上了走廊扶手:“等了半个钟,肚子都饿了,走了。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”南曦连忙问道,“这里戒备这么森严,学校附近全是天使守卫,你是怎么进来的?!”

      “嗯?”朣转过身,“就很普通的闪身,攀爬,然后就跳进来啦~怎么,你想学么?”

      “鬼才想学你们魔族的卑鄙手段……”南曦摸出弯刀,“做事就不能正大光明一点么!”

      “哼,说得轻巧。”朣完全没有要对线的意思,轻轻一跳就扒上了房檐,“最近太冷,想比试的话,等天暖了之后,随时奉陪!”说完便缩回了头,又马上伸了出来,“哦对了,老大托我带个话,是什么来着……角色塑造的不错,但伏笔少了点——啊?!”

 

      朣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,连忙回过头,却发现一个黝黑结实的身影站在屋顶上,闪着寒光的眼神仿佛能刺穿她的灵魂!朣一个后空翻就从屋顶上飞了下去,南曦连忙扒到扶手上向下看,却没再看到朣的影子……正当她疑惑的时候,房檐上忽然传来了浑厚的男声:

      “南曦,你让一下。”

      一位穿着灰色斗篷的魁梧老人,单手抓着房檐就荡了下来,哐当的落在走廊上,然后利索的站起身。南曦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,直接喊出了声:

      “师……师父?!”

      “嚯~”老人爽朗的笑起来,“哈哈!没想到刚下车就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!好久没这么紧张过了,老夫的功夫是不是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喂!你是什么人!”张开了翅膀的天使守卫狭着一阵劲风停在走廊外,用长枪指着老人,“老实交代!”

      “哎,别随便用这个指别人!”老人毫不畏惧,轻手拨开长枪头,“你仔细看看周围!”

      守卫连忙开启目镜查看周围:“……啊!这个痕迹!”然后又看了眼老人,“……您是!”

      “赶紧去追吧,虽然基本追不上了。”老人耸耸肩,转向南曦,“走吧,带我找地方休息一下!”

      食堂里,南曦给师父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面,老人连忙唏哩呼噜的吃了起来,一通饱餐后,老人放下碗,“嗝!哈——活过来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师父,吃饱了吧?”此刻的南曦完全变了个样,像缠在爷爷身边的小女孩,双手托着腮帮,脚在椅子下调皮的荡着,“您的身手还是这么利索,连那个魔族刺客都没发现你~”

      “可少拍马屁咯~”老人擦擦嘴,“南曦,你怎么和这么危险的人对上了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这个说来话长……”南曦想撇开话题,“比起这个,礼物呢?”

      “哼。”老人抹抹嘴,然后把手伸进怀里,“现在不说待会儿也得说……喏。”

      老人拿出了一个袋子,里面装满了阳炎晶体:“特地绕到圣域买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谢谢师父!”南曦抓过袋子,却看到老人盯着自己:

      “你老实告诉我,那个魔族女孩是什么情况?你要这么多的晶体准备干什么去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南曦低下头,沉默了片刻,然后用认真的眼神看着老人:“……好,我说……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